不不川

文化大观员

越过千山万水后的克制

人身难得 如优昙花





心生何种法 身现何种相

大学期间幸闻佛学的十法界知识 ,不由得感叹道: “佛法是如此的精深奥妙” ,后来发现,佛法的精深奥妙,是没办法说“如此”或者“如彼”,又或者“如光,如水,如声般穿梭于十方上下”,再后来,我发现这是对佛法的精深奥妙无法形容的“形容”,这其实也是有局限的认识,会无意识地将佛法抬高到不可攀登的位置,离我等凡夫俗子极为遥远,而兜兜转转,佛法的精深奥妙其实毋需形容,越形容越会陷入诡辩论,陷入逻辑困境,陷入语言的陷阱,这是分别心在作祟,这样的想法不仅会阻碍我对佛法的精确认识,也会妨碍我对其他具体事物的认识,佛法也是辩证法,最复杂的其实也是最简单的,生活处处都有感受。认识本我,也是发展本我,心外求法,求的是外相魔道,因为客观,非理性的专利,理性主义也有理性主义的骄傲,真与假,乃“本原与相变”,直取问题根源,是理性和感性的辩证统一,客观也并非仅是换位思考,而是融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无我之境。人是未醒佛,佛是已醒人,南无阿弥陀佛,感谢遇见佛法。

辩证法是有界限的 因为有诡辩论存在 辩证法也是没有界限的 因为世界是运动的

经过一次摸索 起码知道了自己要达到什么高度

有些事情总要有人来做 我会不会也是这样的人

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