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川

文化大观员

大学期间幸闻佛学的十法界知识 ,不由得感叹道: “佛法是如此的精深奥妙” ,后来发现,佛法的精深奥妙,是没办法说“如此”或者“如彼”,又或者“如光,如水,如声般穿梭于十方上下”,再后来,我发现这是对佛法的精深奥妙无法形容的“形容”,这其实也是有局限的认识,会无意识地将佛法抬高到不可攀登的位置,离我等凡夫俗子极为遥远,而兜兜转转,佛法的精深奥妙其实毋需形容,越形容越会陷入诡辩论,陷入逻辑困境,陷入语言的陷阱,这是分别心在作祟,这样的想法不仅会阻碍我对佛法的精确认识,也会妨碍我对其他具体事物的认识,佛法也是辩证法,最复杂的其实也是最简单的,生活处处都有感受。认识本我,也是发展本我,心外求法,求的是外相魔道,因为客观,非理性的专利,理性主义也有理性主义的骄傲,真与假,乃“本原与相变”,直取问题根源,是理性和感性的辩证统一,客观也并非仅是换位思考,而是融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无我之境。人是未醒佛,佛是已醒人,南无阿弥陀佛,感谢遇见佛法。

辩证法是有界限的 因为有诡辩论存在 辩证法也是没有界限的 因为世界是运动的

经过一次摸索 起码知道了自己要达到什么高度

有些事情总要有人来做 我会不会也是这样的人

很舒服

临近毕业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

 

上了大学整个人对知识的好奇比以往要强烈得多 不同领域复杂的知识深深地吸引着我 我的朋友们对我影响很大 我觉得大家都很有趣 他们对穿衣潮流 音乐绘画设计 文学哲学 这些内容了解得很多 理解得很深 各个领域都有自己的成就 我对每一个人都保持着一份尊崇 毕竟人要丰富自己 做一个杂食动物会感觉比别人活得更久 知识存储若单调会对人的眼界产生负面影响 每天可以了解不同的东西 观察这些内容在时间上的变化 这会影响未来观 思想是否能超前 思维跨时代的人就像生命穿越了时空比别人长寿一个世纪 先进的生活方式虽然可以用钱买到 但是先进的处世哲学需要不断思考 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都可以是当下最新潮的 而有眼光地预测到未来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 并付诸行动 相当考验人的思维前瞻性

另外 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 把这些不同领域的知识串联起来 按时间排序 不同时代的经济科技 文化艺术  一直到自己的时代 17 18世纪反宗教改革运动影响了人们的着装 街上的建筑 殿堂里的古典乐 催生了奢侈浮夸的巴洛克艺术 到后来新的音乐出现 人们的衣服又有什么变化 当时是什么社会背景 一个总统喜欢抽什么烟 那种烟哪里出产的 味道如何 产地是什么民族 他们的歌舞是怎样的 我每天脑子里都想的是这些东西 并且非常主动地查阅相关资料 梳理当中的知识点 记忆效率也高 毕竟理解之后对记忆很有帮助 在那么多学科领域关联的职业里面 我对国家发改委这样的政府机关工作有浓厚的兴趣 所以我才觉得我大概适合读哲学 心理或者城乡规划之类的专业吧 我渴望成为复合型的专业人才

 


说唱与潮流

 

讲个大实话 我热爱说唱已经7年

按目前这情况来看 我从二战之后的现代社会来说

喊麦这玩意儿实际上就相当于

1973年DJ Kool Herc在美国真正把hiphop一词带起来的时候 也就是hiphop的雏形 霹雳舞 Old School rap 唱片骑师在台上搓碟子 

这股风潮正是美国底层劳苦黑人业余的自娱自乐最好的体现 当年的Old School Rap不也一样听起来很数来宝 节奏极其单一 变化不大 只不过换了英文 中国人听起来新鲜一点 

只是发展了那么多年才逐渐丰富壮大起来

golden age东西海岸争霸让人肃然起敬

各种编曲风格词句的文字游戏 flow的千变万化

直到今天才有的 以南部说唱为根基的亚特兰大Trap这类 脍炙人口甚至于从来不听说唱的人都开始接受的音乐类型 Trap带来的不仅是音乐变革的风潮 还有穿着打扮的风潮 如果放在以前 这种歌不火的时候 有人会这么穿?也还是得韩国的一众偶像把这个潮流先走起来 他们也是跟风 而我们 绝大多数是 跟 跟风 的风 好比我初中那会全校都还流行all star 好像是台湾偶像剧带起来的 到了高中 女孩子一个个开始穿AJ了 试问在她们大部分人眼中那么丑那么肥的本该男生穿去打球的鞋子 放在以前她们会穿?完全不会 只是潮流 接受了潮流 再去转换自己的审美

完全被牵着鼻子走 说白了这些都是经济发展对文化诉求的回应 不一定健康 但我们需要认识这个规律 

诚然喊麦没有rap这种可以追溯到二战之前黑人音乐的艺术底蕴 当代音乐的种类 像爵士乐基本上就占了半壁江山 百科一下就可以知道 由爵士乐 布鲁斯等衍生出来的音乐种类何其多 

我也很鄙视喊麦的粗糙无艺术性可言 无论是音乐本身还是歌词本身 (我说的艺术性也只是相对于我来说 不代表其他人的观点) 但是对现今的某些劳苦大众是最好的娱乐方式 起码能算是自主选择 他们有自己的供需关系 只不过是科技的进步给了他们一个自娱自乐的平台 抛开其他东西 就取本质来说 喊麦也是跟着节奏唱词句 和快板和rap无异 艺术高度那就千差万别了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娱乐 一群人有一群人的休闲 这项产业能推动税收发展那也无妨 喊麦的直播人高兴于有直播设备的发明 就好比DJ高兴于有唱盘设备的发明  科技是第一推动力 

毕竟喊麦群体整体文化素质就不高 他们没有恶意 他们的确是这不懂那不懂 但并没有去取笑真正的说唱 这对他们来说是谋生手段 而太多自诩高尚的嘻哈人则是群嘲 现在只要媒体方面认真去了解这两种文化 正视它们的准确定义避免误导大众这就够了 我持开放态度 关于抄袭的事情 随便摘取他人的原创伴奏用于喊麦达到商业目的 连出处都不注明 一概鄙视

有争议不是什么新鲜事 摇滚和hiphop之间也有争议 Trap和Old School rap也有争议 别试图用无力的言语拉帮结派去打压 好好爱自己所爱 让所爱更有内涵 思维太局限 文化不交融 谈何发展

 

服饰方面和音乐一样 我们可以自主选择或者自主创新 但是拒绝盲从  人  就该活的有自己的样

 

曾见过这样一段评论

 

「我个人一直认为街头潮流文化的起源就是音乐,kanye也好 藤原浩也好他们也都有音乐人的身份。但是大多数人宁愿花4000买双yeezy,也不考虑花100买张kanyewest专辑来听听。有人穿了一身的机能装,赛博朋克指数100分,却问我什么叫future beats。原来有个姑娘跟我聊说唱,我问她喜欢哪个rapper,她说 红花会贝贝 马思维 TT 谢帝等等  问我喜欢谁? 我说 2PAC  她说 秃派克 是谁,新人吗?

 

我就想知道如果没有lookbook、大牌上身、媒体炒作、品牌营销。那么我们该穿什么或者说该追什么衣服?如果没有人告诉我们什么是牛逼的那我们到底能不能自己判断哪些是牛逼的哪些是缺的。所以说这圈子真的特别有意思,但是真有很多没意思的人在混。」

 

其实这个朋友想说的是衣物的文化代入感 不是非要了解了产品背后的内涵才有资格去穿 觉得好看自己想穿是没有问题的 关键在于不了解就接受是否存在盲从 (盲从也是个人自由 可如果形成了一股风气 那对社会的发展想必不太好)早在远古时期人类第一次用兽皮批在身上的时候仅仅是为了保暖 因为文明的进步才出现了审美的概念 继而引发生活不同层面丰富想法的碰撞 形成现如今的穿着时尚 真有意思 主要是捏造潮流的人 太多设计师 厂商 媒体人 话语权在谁手上谁就是潮流 毕竟生产决定消费 而消费对生产的影响还不到反决定的地步 就我以往的经验 我不是指我对潮流时尚的亲身体会 也没有任何设计学的专业经验 仅仅是观察 一件潮流单品 或者一个时尚项目(产品线未来设计语言)能不能火 很大程度上取决于3点 

第一  设计功底 意即衣物剪裁 版型 做工 用料 等技术层面的实际水平 

第二  文化代入感 也就是当下流行元素的应用 比如Uniqlo 和Kaws 漫威 任天堂等一众流行文化的合作 这些元素适用于快餐型消费的市场当中 更新快 不容易中断 

第三  设计款式的高辨识度 比如 图案 色调 的搭配运用 诸如Kaws 藤原浩 Staple 他们的产品在logo的设计上就下了很大功夫 所以才带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潮流 尽管往后经常会有纯贴logo骗钱的嫌疑 但他们对设计美学 市场的眼光还是很有水平的 这些都要从多件产品的对比当中找到答案 至于想创造出流传久远的经典作品 那就需要往更高更远的地方探索了 我能力有限 无从知晓 


关于苏五口

 

实际上这人挺有经济头脑的 关于抄袭系列 这种设计是一坨屎还是一颗钻石 市场取向占主要因素 也就是前面说的市场眼光 我不懂设计 但这个概念不是新东西 好比暴漫和万合天宜融入作品当中的硬广告 我就这么做 你们也绝不会有意见 是一种中间路线 所以从设计角度去判断美丑高低是很智者见智 仁者见仁的事 另外 和Off-White的主理人Virgil Abloh一样 都是建筑学专业出身 Virgil原本还是Kanye的造型师 跨界操刀是最能引发群体好奇和期待的一种做法 也为时尚产品本身的艺术探索提供新的可能 抄袭+跨界为原品牌打了广告 大家看了也乐呵 所以原创厂商也不生气 好比如今流行的pop up快销模式 苏五口的设计提供了一种概念上的移动店铺 店里摆放的是其他品牌的产品 但里面的装置艺术由他设计 顺带推出他个人的产品理念 这实际上是一种共生的经济模式 好不好看并不重要 总有人喜欢与众不同 也总有人不屑 这就能造势 和炒楼一样 需要噱头 抄袭的生产力比原创来的更猛 不过我这么说不代表我对他的设计有任何褒贬 

毕竟当下的流行文化已经开始无力延续了 要重新找到驱动的起跑线 生产力过剩和精神消费日益膨胀的矛盾 后工业时代为什么兴起了蒸汽波 因为工业4.0的全球科技更新狂潮正在路上 前三次工业革命都曾带动过文艺创作的规模化发展 蒸汽波代表了人们对当下消费环境的批判 进而引发了人们对老旧事物的迷恋和好奇 并对其进行重新解构的行为 所以才会有人觉得这种以达达主义至上的文化是另一平行世界现在的流行文化 有眼光的生产者会意识到这一点 带动新一轮的潮流 苏五口并没有创作出一个新东西 他实际上顺应了一个市场方向 而这个市场呼之欲出却没有完全打开 看起来就像他引领了潮流 实际上是抓住了设计美学当中的一个商业趋势 他应该很了解消费者的心理和整个艺术思潮的大环境

说这么多 其实都是我个人的胡乱猜测 只是想提出一种可能的认知


我对品位的理解

 

品位这种东西从来不分贵贱 但是有高低之分 两个陌生人 一个具备专业知识熟悉歌曲制作 喜欢听慕容晓晓 一个终日沉醉古典巴赫 不知巴洛克为何物 无从知晓他是故意抬高自己抑或是单纯喜欢  怎么去判断他们的品位?这个取决于个人对相关领域的知识储备 我可以说某京剧作品难听 但我不懂门道 我没有资格说这部作品不牛逼 或者比不上其他的音乐 随便逛一下虾米用户群播放历史 只能看出个人品位的大概 绝不能妄断此人品位低 但总体来说喜欢喊麦的人对音乐的鉴赏力不会高到哪里去 毕竟对层次高的人来说 这些音乐即使 入耳 好听 也不能满足他们对知识结构的要求 这是我的看法 另外有个词叫品味 两者不是一个意思 对我来说这是个动词